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掃一掃,登錄網站

首頁 自媒體 查看內容
  • 2795
  • 0
  • 分享到

還權社區 芯鏈被指“軟跑路”

2019-11-12 10:21

來源: fengchao-caijing


文|嚯嚯

編輯|文刀


11月10日凌晨1點46分,芯鏈公眾號及推特同步發布了“社區治理賦能HPB芯鏈”的公告。4分鐘后,“芯鏈三名聯合創始人及半數全職員工已離開團隊”的消息傳遍社群,幣價短時暴跌40%。

 

芯鏈創始人兼CEO汪曉明表示,未來項目將還權社區,推行社區治理模式。外界,有人將此解讀為團隊“軟解散”,項目“軟跑路”;也有人支持項目做社區化改造。

 

汪曉明向蜂巢財經否認跑路傳聞,同時表示,未來兩天將通過AMA的形式向社區進行說明。

 

芯鏈官網顯示,主網節點118個的HPB網絡,僅誕生了9個DApp,且多為團隊自主孵化。作為一個去中心化的公鏈,這個數據不能算優。

 

立項于2017年、上所于2018年的芯鏈,曾獲得多家知名機構數千萬美元的融資,它穿過熊市活了下來,如今看上去,它和很多未能闖入頭部序列的公鏈項目一樣,活得并不好。

 

大刀闊斧進行社區化改制,還是在溫水中逐漸消亡?汪曉明看來已做出了選擇,而社區治理能否拯救一個曾經半中心化治理的項目,行業里尚無成功案例可循。







芯鏈突改制 HPB驟跌40%


11月8日,汪曉明在朋友圈曬出了“世界區塊鏈大會”的邀請函,配文“再會烏鎮”,他是公鏈項目芯鏈的創始人兼CEO,芯鏈是2017年3月發起的“軟硬件體系架構的公鏈”。


最近這場熱鬧的烏鎮區塊鏈大會上,聚集了很多TokenFund等投資機構、交易所和區塊鏈項目方,共同研討技術,尋找未來。外界并不知道,芯鏈正經歷著一場從10月份起醞釀的內部重組。


烏鎮大會結束后7個小時,11月10日凌晨1點46分,芯鏈公眾號及推特同步發布了“社區治理賦能HPB芯鏈”公告,其中提到了一個關鍵詞——社區化改造,這是芯鏈團隊在10月就開始的動作。


隨公告配發的還有一張當前團隊規模的公示圖,現在,芯鏈團隊的總人數為34人,技術團隊人數最多,為11人,國際商務拓展團隊僅有1人。


 芯鏈10日公告中披露現團隊規模

 

公告剛剛發出4分鐘,芯鏈的電報群中,該項目的全球商務業務拓展總經理 Danny Rowshandel 發布了一封包含5件事項的公開信,他說,芯鏈項目將改為社區自治,他本人宣布辭去現有職務,原因是“對 HPB 發展的愿景與組織的戰略、資金的使用和行為方式與公司發展不再一致”,并表示決定系未經他本人同意下做出,“也未事先通知。”


Danny Rowshandel同時披露,芯鏈的三名聯合創始人及一半全職員工也已決定離開項目,強調了“沒有大規模的勞工裁員,所有的員工都可以選擇接受新的組織結構,成為社區貢獻成員 (CCM)”。


彼時,國內社區尚處深夜,公告率先在海外社區引起軒然大波,二級市場的恐慌情緒由此蔓延。


隨后兩小時,芯鏈(HPB)的二級市場出現拋售行情,從0.1489USDT一路下探,最低跌至0.0684USDT,最大跌幅超45%。

 

HPB凌晨短時暴跌

 

幣價大跌,恐慌情緒充斥社區,有人將此理解為團隊“跑路”,外界有人評價這是團隊“軟解散”,項目“軟跑路”;電報群中,也有人稱“芯鏈運營情況良好”,支持項目的社區化改造。


凌晨動亂,汪曉明出現在海外電報群里,他解釋,團隊財務狀況良好,絕非跑路。他的出現或許安撫了市場,在幣價跌至0.0684USDT的低點后,HPB逐步反彈至0.1100~0.1200USDT的價位。不過,距離前一天開盤價仍有20%跌幅。


10日上午,汪曉明在個人朋友圈和電報群中發布了5點有關芯鏈改制的說明,他提到“中國政府大力推動區塊鏈技術發展的產業政策”時稱,芯鏈要調整相關的技術戰略,抓住機遇,收獲產業紅利;重新優化設計HPB的經濟流轉機制,讓HPB捕獲“價值”;利用新決策流程和工具設計,構建責、權、利匹配、社區核心成員能充分參與的生產組織結構。


這封說明中最引人注意的是芯鏈的財務狀況,汪曉明用“良好”總結,這是近期做了“精簡人員”后獲得的“3倍以上的生存空間”。


到底芯鏈之制具體怎么改、社區如何更好獲利,汪曉明沒有細說。對此,蜂巢財經聯系他詢問團隊重組的具體原因和改制細節時,他表示,未來兩天將通過AMA的形式向社區說明。

 





主網運行超1年 DApp僅9個


無論是商務業務拓展總經理公開辭職,還是創始人后來“精簡人員”的措辭,都不免讓人想到公鏈項目近期出現的高管離職潮。今年6月開始,比原鏈,波場、ZIL、IOTA等一批公鏈項目的高管層相繼發生變動,公鏈高層扎堆出走。


更早之前的去年下半年至今年年初,區塊鏈和幣圈企業經歷了一波裁員潮,那時正值數字貨幣市場走熊,不少企業陷入困境,連礦機商比特大陸、交易所火幣、公鏈項目元界都曾出于人力成本控制而裁員,以求生存空間。


2017年3月立項的芯鏈,穿越了這場熊市,活至現在決定開源節流、精簡人員,人們也不免想,芯鏈發生了什么以致突然改制?


2018年7月,芯鏈的Token HPB上線二級市場,首登OKEx當天,HPB幣價單日漲幅27%,一時風頭無兩。


那時,芯鏈還獲得了來自OK資本領投的數千萬美元融資。在芯鏈的節點名單上,火幣礦池、OK礦池、共識實驗室等行業知名機構赫然在列。


汪曉明當時稱,團隊在自主研發的BOE芯片中嵌入了共識機制,HPB網絡可以達到每秒3萬筆的處理速度,領先業內,這成為芯鏈能受到行業認可的重要原因。


芯鏈在寒冬中活了下來,但沒有延續初登二級市場的表現,HPB價格整體趨于下行。8月2日,HPB的主要交易平臺OKEx發布了“第五批刪減TOKEN交易對名單”,HPB由于流動性及交易量較差,遭平臺刪減了 其ETH和OKB的交易對。如今,團隊重組、項目改制更是讓HPB跌進了價格最低谷。


遑論以太坊和EOS這樣的頭部公鏈,在知名度和市值表現上,芯鏈尚且不如波場會折騰,也不如NEO、量子鏈占先機。公鏈的賽道上,芯鏈排在了很多項目之后。據非小號數據顯示,芯鏈目前的流通市值為388萬美元,全球排名第229位。


在”公鏈到底能做什么“的行業大討論中,商業應用一直是很多項目的方向。在這一塊,芯鏈自主網上線一年多來,數據不太突出。


官網顯示,芯鏈主網節點共有118個,這與EOS、波場等明星公鏈不相上下,但在DApp應用上,芯鏈的DApp數量僅為9個,且多數為芯鏈團隊內部孵化的應用。這或許也解釋了當前芯鏈團隊規模中,包括DApp開發在內的技術團隊相較其他部門保留的人數更多的原因。


芯鏈部分DApp列表

 

這種網絡去中心、生態中心化的發展路徑,讓芯鏈和很多公鏈項目方一樣,走入了團隊又得修路、又得造車的“半去中心”尬局,帶來的直接影響就是高成本運營。


“兩年,足以體現一個項目的誠意,兩年,也足以判斷其是否走在正確的發展道路上。”昨日,有芯鏈社區成員如此總結,“HPB芯鏈這兩年,有發展,有進步,但是,還不夠快,不夠狠,無法支撐它跨越這尤為漫長的寒冬,也難以交給投資人一個滿意的答卷。”


大刀闊斧進行社區化改制,還是在溫水中逐漸消亡?汪曉明看來已做出了選擇,而社區治理能否拯救一個曾經半中心化治理的項目,行業里尚無成功案例可循。


無論如何,作為一個已經進入市場流通的項目,即便芯鏈將走向社區化,它仍需給之前用真金白銀支持它的投資者一個答復。


版權申明: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,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。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論不代表鏈門戶的觀點,鏈門戶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有侵權請聯系QQ:3341927519進行反饋。
相關新聞
發表評論

請先 注冊/登錄 后參與評論

    回頂部
    搜索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