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掃一掃,登錄網站

首頁 區塊鏈生態 查看內容
  • 1602
  • 0
  • 分享到

Biki交易所叫囂雙11暴富100倍,和項目方圍獵投資者

2019-11-11 14:36

來源: 證券時報

Biki的上幣項目基本都是無底層技術團隊、無實際價值的“空氣幣”,所謂的產品白皮書更是漏洞百出。

作者:李想

10月24日以來,區塊鏈的熱度急速升溫。

Biki交易所叫囂雙11暴富100倍和項目方圍獵投資者

盡管區塊鏈技術不等于虛擬幣,卻有不少項目方借區塊鏈之名,行發幣之實,已有一年多難覓蹤影的虛擬幣發幣宣傳再次卷土重來,越來越多新手入局,種目繁多的虛擬幣交易所也開始死灰復燃。

以Biki虛擬貨幣交易所為例,其大量上線“空氣幣”和“拉人頭”,專注下沉市場,從幣圈頭部交易所(火幣幣安OKex)手中奪得一杯羹。2018年6月成立至今,Biki已上線虛擬幣逾150種,瘋狂上幣和發幣速度讓其備受爭議。

11月10日,Biki社群志愿者發布了一張“Biki雙十一狂歡節”的海報,旨在拉新人進群,其中赫然寫道:燃燒Biki,暴富100倍,分享海報到朋友圈,瓜分3000USDT等值THP、IFACE代幣,礦池持倉7天VOL,20%年化收益。

據證券時報記者深入調查,Biki的上幣項目基本都是無底層技術團隊、無實際價值的“空氣幣”,所謂的產品白皮書更是漏洞百出。在Biki社群交流群里,有不少投資者向記者表示,基本上所有項目都是奔著“割韭菜”去的,Biki交易所與項目方共同圍獵投資人,但想著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。“我們也知道可能被騙,但就是抱著誰跑得快的心理,說不定能賺一波。”有投資人向記者坦承。

“空氣幣”卷土重來

“今年以來隨著比特幣價格重新回升,幣圈社群又開始活躍,最近發幣的項目方越來越多,宣傳還是以朋友圈、微信群等社群以及垂直自媒體為主,好像又回到2017年的盛景,炒幣暴富的雞湯又開始了。”炒幣者林先生向證券時報記者透露。

近一年來,眾多號稱可供全球投資者炒幣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層出不窮,它們的服務器放置國外,公司注冊地也在國外,但投資者卻主要集中在國內。

比如,近來爭議不斷的Biki,總部位于新加坡。前火幣聯合創始人、金色財經創始人杜均個人投資Biki500萬美元并擔任聯席CEO。自2018年6月成立至今,Biki發幣已超過150種。

記者在Biki社群看到,客服人員頻繁發送新的上幣項目。10月28日~11月3日一周時間里,Biki上線了EVC、TUR、XQC、UNI、EIDOS、IOST、NEO、BTM、ONT等9種虛擬貨幣,每天至少都有一個新幣上線。

這些新的虛擬幣價格走勢雷同,開盤即最高點,然后一路下跌,中途有投資者在群里發泄不滿,認為自己被當韭菜收割時,價格會有所上調,然后繼續波動向下。

比如10月31日新上線的TUR幣(角塔幣),上線第二天就跌破發行價。有投資者向記者表示,“TUR私募(幣圈私募是一種投資加密貨幣項目的方式,也是加密貨幣創始人籌集資金的一種方式)時的價格4毛一個,于是買進去,上線第二天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收割,11月2日已經跌到1毛左右。”截至11月10日記者發稿,TUR價格顯示為0.00786美元(約人民幣5分錢)。“基本上沒有價值了,不出意外的話,應該會歸零,沒人托底,莊家割了一波就跑了。”該投資者說。

TUR幣白皮書顯示,Turret(角塔鏈)是一個利用區塊鏈技術打破全球商業壁壘,實現經濟自由化流通的生態公鏈,旨在為全球經濟自由化流通,搭建一個便捷、高速、高容量、無障礙的金融基礎設施,促進全球經濟自由流通和快速發展。

但是,如果真的能夠促進經濟自由流通,為何全球金融機構棄而不用?從商業邏輯看,白皮書的內容幾乎無法自圓其說。

這只是Biki上幣項目亂象的冰山一角,其中還有不少諸如VDS、HDS、KTN等無底層技術團隊,無實際價值支撐“空氣幣”。

Biki CEO李顯冬在其朋友圈稱其明星項目VDS,總發行量21億枚,集資額逾13億元人民幣。李顯冬稱其日真實成交量超過2000萬元人民幣。

VDS主要交易手段是用比特幣兌換VDS幣,從VDS走勢看,這番兌換對于大多數投資者來說似乎并不劃算。

VDS在Biki上線之后經過短暫猛漲,觸及12美元高點后便急速下調。截至11月6日,VDS價格顯示為0.7017美元(約人民幣4.877元),累計跌幅最高達94%。

Biki上線的另一虛擬幣HDS幣,甚至在項目白皮書中稱“您承認,理解并同意HDS可能沒有價值,HDS沒有保證或代表價值或流動性,HDS不用于投機性投資”來為自己免責,合共32頁的白皮書詳細介紹的商業模式卻無一款具體產品。

Biki交易所行情軟件顯示,HDS目前價格基本歸零,為0.0001美元,價格走勢同樣是上線初期拉升一波后,就再無支撐,自由落體。

不只是Biki上幣速度令人咂舌,頭部虛擬幣交易所火幣全球的新幣上線也有所提速。雖不如Biki,但也能做到平均2~3天上線一種新幣。

以太坊社區中國成員、CoinWord共創發起人符德坤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,打著區塊鏈幌子發行代幣的騙局,跟區塊鏈技術沒有關系。事實上,目前真正的區塊鏈項目本來就少,假借區塊鏈項目的發幣騙局對行業發展影響非常大,應該對其進行整頓。

虛擬幣交易所再次活躍

2017年9月4日,網信辦、工信部、工商總局等七部委聯合出手叫停ico(首次幣發行)融資。此后,國內ICO一度銷聲匿跡,幾大交易所紛紛將服務器轉至海外,云幣網、聚幣網等平臺關閉。

隨著比特幣行情回暖,沉寂已久的幣圈今年來明顯活躍。資本方攜帶資金涌入虛擬貨幣交易所。比如,今年3月,杜均通過節點資本投資Biki交易所約500萬美元。杜均表示,今年第二季度Biki收入超過1億美元,節點資本賬面回報超過100倍,投資虛擬幣交易所的回報可想而知。

今年9月,杜均又投資了3家交易所,其在朋友圈表示,A平臺的交易模式很奇葩,上線1個月,每天15萬美元的手續費;B平臺上線3個月,目前社區合伙人300人,本月收入250萬;C平臺主要走合規路線,拿了東南亞某國家的牌照,含金量還不低。

另一家知名度較高的幣市(BISS)交易所也獲得大都會資本、真格基金、經緯中國、策源創投、涅槃資本、Alphacoin Fund等機構數千萬戰略投資。

有投資人表示,這一波通過投資交易所就能夠賺快錢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,Biki交易所一個項目的上幣費為15個比特幣,按照11月6日比特幣價格9425美元計算,一個項目上幣費就接近100萬元。以Biki目前一日一幣的上線速度,單收項目方費用一個月就可達3000萬元。有些項目方就是沖著Biki的活躍社群和用戶去的,認為上線之后能夠收割一撥,因此心甘情愿支付100萬的上幣費,最后卻發現Biki交易所可能流量造假,收割用戶不成,反被交易所收割。

Biki交易所CEO李顯冬此前在朋友圈表示,Biki注冊用戶200萬,日活躍用戶13萬,上線項目超150個, 5月日交易金額就已超過1億美元。

非小號APP顯示,目前面向國內投資者的虛擬貨幣交易所有491家,但據某家海外交易所聯合創始人向記者透露,實際虛擬貨幣交易所可能高達上萬家。為躲避監管,這些虛擬貨幣交易所都選擇將服務器轉至海外,美其名曰全球虛擬貨幣交易所,但主要用戶依然聚焦于國內投資者。

一位從某頭部虛擬貨幣交易所離職的員工向記者表示,無論是幣圈創業者還是機構,都擠破頭想開交易所,主要基于三個原因。首先,交易所處在幣圈的核心位置,上可以問項目方收費,下可以向炒幣者收手續費,左右可以做錢包、礦池、資本,屬于幣圈的頂層收割機;其次,虛擬幣交易所盈利模式是可以被證明的,用很小的團隊撬開很大的資金量,從今年各類交易所層出不窮就可知道這個項目的受青睞程度;最后,虛擬幣交易所還能滿足特定的需求,比如洗錢,承接項目籌集資金,但風險很大。不過,他也向記者表示,虛擬幣交易所競爭異常激烈,流量基本被幣安、火幣、OKex把控,想從頭部已有份額中奪得一杯羹并不容易。

李顯冬也曾公開表達過相同意見。他認為整個行業處在非主流和主流共識的拐點上,虛擬貨幣交易所是整個行業的基礎設施和金融中心,是兵家必爭之地,虛擬幣交易所越大就越有話語權。

Biki交易所之所以能被杜均看中,主要在于其社群用戶以及社群營銷。拼多多專注下沉市場獲取用戶的路子讓李顯冬看到了希望,李顯冬將獲客的目標投向了三四五線城市,并設立好激勵規則,比如每個給Biki帶來資源、新用戶、新項目的人,都能獲得Biki的獎勵,也即“拉人頭”。

更為夸張的是,有一些社群的志愿者會在群里表示“我已經做好了梭哈Biki的準備,本次梭哈將獲得螞蟻金服、騰訊、京東、美團、百度、360、新浪的戰略投資”,以此來號召群成員在Biki加大資金投入。

有志愿者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,通過“拉人頭”的方式,Biki迅速建立了100多個微信群,并且在群里分發每日即將上線的新幣,讓炒幣者關注,然后通過“喊單員”(即幣漲起來的時候在群里說信仰,跌下來的時候大聲喊趕緊跑,被業內人戲稱“韭菜催化劑”)對投資者進行心理干預。這種拉人、建群、喊單、推薦新幣的模式像極了傳銷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記者在Biki多個微信群里,發現其微信群成員,有不少僵尸粉,比如一個群里叫“放肆”的有幾十個,叫“小可愛”的多達13個,叫“李曉琪”的有10個以上,且經常有人投放色情廣告,微信群質量堪憂。

交易平臺暗藏巨大風險

有知情人士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,Biki目前團隊30多人,多為公關、運營和商務團隊,技術團隊全部外包,ChainUP(鏈上科技)為Biki的主要技術提供方。在團隊人員只有30人左右的情況下,一天一幣的上新速度,Biki是否認真審核項目方的資質令人質疑。

對于Biki平臺上的那些山寨幣,9月20日,Biki聯席CEO杜均在朋友圈公開表示,幣安最早也是靠山寨幣起家,3個月上線超過100個項目,這些項目原來都是聚幣網、云幣網等交易所的用戶,由于2017年9月4日受到政策影響被關后無處可去,都去了幣安,故事都是有輪回。

在Biki社群里,當記者問及如何才能在Biki交易所發幣,要符合哪些資質時,有一位同樣是做交易所的商務經理向記者表示:“資質都是虛的,如果你要上幣,可以跟我合作,我們是新加坡BitSG交易平臺,花錢就能上。”

上述商務經理繼續稱,一般要想在平臺上幣需要有一個商業邏輯搭建,即參考現有業務模式,分析企業優勢和行業痛點,然后將其與區塊鏈技術結合,設計一個能解決行業痛點的孵化方案;其次,撰寫白皮書,有專門的模板;第三就是代幣設計,發行多少由項目方決定;第四,品牌設計加上市場推廣,通過區塊鏈垂直自媒體進行轟炸式報道,社群對接,進行病毒式營銷;第五,私募(基石輪),借助前期預熱,通過線下路演,向已經確定的私募投資方根據代幣分配方案進行基石輪融資,然后再通過社群代投方式向公眾融資;最后根據項目方需求推薦交易所上幣交易,實現幣值流通,甚至還有專業的幣值管理,也就是幣圈所說的坐莊。

不僅是上幣質量堪憂,虛擬貨幣交易所全都涉及場外交易(OTC),即炒幣者先在場外用人民幣購買USDT(穩定幣,可以和美元進行1:1兌換),然后再利用USDT去購買虛擬幣。

符德坤向記者表示,虛擬貨幣交易所之所以推出OTC功能,就是為了繞開監管,吸引投資者入場,但這樣的交易會導致監管難度加大,同樣還涉及洗黑錢。場外交易用戶更容易脫離平臺私下交易,導致資金流向難以追蹤,這種潛在風險不容忽視。絕大多數交易所是目前幣圈亂象的根源和毒瘤,是重災區,應該重點監管。

版權申明: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,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。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論不代表鏈門戶的觀點,鏈門戶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有侵權請聯系QQ:3341927519進行反饋。
標簽: Biki交易所
相關新聞
發表評論

請先 注冊/登錄 后參與評論



    回頂部
    搜索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